东方伟业

东方伟业


总经理栏

为现实寻找可能的通路(转自孟雷的文章)

作者:admin日期:2019-09-13阅读

世事纷纭,似乎无人可以时时的气定神闲,作为新闻业者,不免更是如此。寒来暑往,花谢花开,若干年只是乱花迷眼、五味杂陈。这世界变化快。
       大转折的时代,仍在继续。靠摸石头过河,伸手已难探到底。以往,连续好几年,《经济观察报》的年终特刊都定名为《转型力量》,现在回头看,转型仍未成功,力量仍未凝聚。问题是,我们是否曾经想清楚过,中国要转的那个型是什么型,哪些力量能形成前进合力,而不是零和博弈?
       想不清楚这个,众人划桨开大船,那船只会在浪涛中心转,是进亦忧、退亦忧,勉力能做的,只是维稳、防倾覆。这半年常听见的话是“顶层、顶顶层设计”,头些年常听到的是“不仅要脚踏实地,更需要仰望星空”,说的都对,这就是忧患,我们尚缺乏的就是清楚的彼岸灯标,是路线图。
       历史长河滚滚,人类目力有限,航道灯标若设得太远,云山雾罩,望山跑死马,空剩下悲情,剩下望空画饼之讥;若设得太近,三步就一个转弯,是人为制造险情。对于一个国家,可能好的政治治理、政策设计、路线图,就是能够管十年左右,不长不短正合适。太长了,权力、利益、眼界会形成强大惯性和限度,如果有弊病,会积重难返。太短,政策缺乏延续性,会短视,会有更多的现实计较,而忽视政治家的“历史责任”。
       政治家如此,办报的人也是一样,我们不能因对现实的关切,而流连止步于此,而失去沉静思考未来的能力。现实中充满了热闹繁华,也充满着波诡云谲、步步惊心、人事代谢、财技权谋,盘点记述这些,好看也讨巧,我们平时干的就是这个;但是,我们也希望,年终岁尾时能稍微静一静,考虑一点关于未来的稍长远些的真问题、冷问题。这也是办报者的“历史责任”。
       所以本期的特刊,选择的关注点是未来,是2020年的世界。我们会尝试着去研判、描摹八年以后这个世界的具体图景,当然,重心还会放在中国社会。定位于2020,不是要去回避现实,而是为现实去寻找可能的通路。我们预设的前提,是中国和世界在那时并未处于大的动荡和衰敝中,老实说,这并非出于坚信,而是必须——我们愿意为未来而努力,正是缘于我们希望国家和人民、我们以及后辈,能够生活在一个比现状更好的世界中,而不是相反。否则我们的努力没有意义。
       我们判断,2020年的中国经济仍在平稳增长,狂飙突进的时代已过去,但人们或已可安心于“常态化”的经济局面,而不至于时刻忧心忡忡,消费型社会初具雏形。人民币市场化取得进展,或已成为区域性的结算通用货币。垄断在被打破,中国的民间资本更自如地分享现今尚被各特殊利益集团所割据的禁脔。“放权、让利”从经济领域延展至政治领域,人民的自由在扩大,权利更加被尊重和保护,宽容的分享型的政治权利模式开始建立,这会体现在更广泛更直接的竞争性选举、官员财产公开,也会体现在“计划生育”、“户籍管理”等管制型政策的变化乃至废止,人们可以更自主地决定后代的繁衍,家庭的居住与迁徙,及公平的教育、医疗、保障体系。而世界,也会更自如地适应中国的发展,维系全球化的治理,中国已是最重要的一环,不仅在经济领域,也体现在必须分担起更多政治责任,而不是仅出于一国利益。
       八年后,希望我们都能够有条件去更多地关心气候、健康、智慧,关注太空和各种技术进步,以及更重要的,如何爱人与被爱。
       基于这一切,我们愿意做一次关于未来的“乐观主义者”,尽管我们从未忽视过达成乐观的艰苦和代价,我们只是把那些当做我们日常应尽的本分,不必在所有事情上和所有时间里都刻意去强调和描摹。
       新年了,期望我们都能短暂地超拔出日常的、庸常的生活之外,就当容许自己稍微地走了一下神,去纵容一下我们作为一个人所特有的对未来进行憧憬的能力。生活当然在继续,世界或者也真有它自身的目的,不以人力为转移。但是人的思想的自由驰骋,并不能被现实所禁锢,即便我们明天仍要跟从生活,或为一点点些微的改变而承受重负,但不妨碍我们今天在脑海中先去设计它一回。

祝各位读者新年顺遂安康。